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498888com开马 >

投入将超所有造车新势力总和 恒大集团造车用钱能砸出未来吗

发布日期:2019-10-02 12:41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全球汽车业界都进入了异常寒冷的冬天,在传统汽车产业裁员声潮持续不断的时候,有一家公司却喊出了8000人的招聘计划,这家企业就是国内的地产龙头企业恒大集团,一个致力于要跨界造车的中国房地产公司。

  除了大手笔在全球范围内招聘 8000 名新能源汽车专家和技术精英,恒大陆续从 2018年开始不断的“买买买”, 从汽车零部件、动力系统、电池到整车生产再到销售和充电网络,恒大在新能源汽车布局中几乎覆盖了整条产业链。恒大集团曾在 2018年年报中表示:“ 力争 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之一。” 口气不能说不大,目标不能说不高远,但是许家印老板的 “ 烧钱 ”并购 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而且,在汽车界是不是有钱就可以足够任性?

  恒大至今仍然是中国房地产业界的翘楚,从2018年财报来看,恒大总资产已经逼近1.88万亿,净资产达3086亿,营收达4661.96亿,拿下665.47亿的净利润,远超另外两个龙头碧桂园和万科的利润数据。在地产界所向披靡的许家印,向来都希望自己能够有多元化的布局,恒大足球、恒大粮油、恒大旅游地产项目、恒大养生谷和博鳌恒大医院……如今又想开启汽车产业的布局,但是在这多元化的道路上也栽过不少跟头。

  七连冠的恒大俱乐部依旧年年亏损,根据2019年上半年俱乐部财报显示,仅半年恒大就亏损了7.12亿元,如果说许老板“玩”足球不计成本、乐此不疲,这让许多人没有话说。但是在玩跨界的路上,许老板也干过许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战略举措”,为了多元化而跨界到原本并不熟悉的领域,因此也走了不少弯路。

  秉承恒大在地产界的野蛮成长经验,恒大集团在2013年底发布了恒大冰泉,采用5元/瓶的高定价来“高举高打”,力图占领快消品行业市场份额。许老板一度在5年之内先后累计斥资60亿来邀请全智贤、金秀贤、成龙、范冰冰、里皮……来进行广告代言,并将恒大冰泉印上了恒大球队的战衣。但是事以愿违,恒大冰泉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一度以为依靠地产行业销售经验就能获胜的恒大,却在陌生的快消品行业吃了大亏,恒大冰泉从5元降价到2元,依旧没有办法与农夫山泉、怡宝、百岁山等抗衡,仅恒大冰泉这一项投资就前后累计亏损超过了40亿。

  而恒大随后在粮油、乳业等类似快消产业的“打法”,也与恒大冰泉极为相似,那就是极度依赖推销和烧钱模式,但是“外行”打“内行”,不仅需要的是大量精通行业和浸润多年的人才,而且需要精准而合理的竞争策略。恒大用卖房子的模式来做快消产品,最后只能是付出“傲慢”的代价。2016年9月28日,恒大以6亿元的作价将旗下粮油、乳制品以及矿泉水业务卖给了深圳涞涞涞视野有限公司,并允许在交割5年内继续使用恒大的商标及相关权益。

  吃过亏、上过当之后,又将一次又一次地掉坑。许家印曾表示“粮油、乳业、矿泉水等产业一年销售额不过几亿元到几十亿元,体量和恒大年销售6000亿元规模不匹配,恒大要选择体量非常大的产业”,新能源汽车就是许老板看上的“体量非常大”的企业。

  万事开头难,“壕气冲天”的许老板在新能源汽车项目上还是被曾经著名的“大忽悠”贾跃亭骗了。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收购了香港时颖公司,从而间接获取了时颖公司与贾跃亭创办的Faraday Future(简称FF)合资企业45%的股权,并按照签订的协议准备向FF公司投资20亿美元,从而获得来自FF的新能源汽车行业“门票”。

  但是所托非人误终身,FF和恒大的“蜜月期”只有短短的四个月,便爆发了贾跃亭与许老板之间的“开撕”。FF公司于香港提出仲裁认为恒大并未支付投资合约中的相关资金,要求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并在美国控告恒大试图夺走FF公司的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而另外一方,恒大也对贾跃亭的违约行为进行了全面的反诉讼,双方对待FF控制权的内部激烈争夺已摆上前台。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恒大与FF之间的矛盾迎来了最终结果,恒大在重组协议中最终放弃了原协议中继续注资的选项,并将之前的股权作价2亿美元出售。而恒大已经在“开撕”之前的7月份投资了8亿美元,被FF公司很快“烧”完,一进一出,为贾老板的梦想窒息的许老板在FF上白白损失了6亿美元。而恒大也和FF公司分道扬镳,转而让“伤心”的许老板开始了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造车之路。 全球 “买买买”, 恒大造车到了那一步

  “搭便车”的路最后证明走不通,许老板开始决定自己来做,国内诸多新能源造车品牌凭借创始人的一己之力,到处融资便可以实现“白手起家”,有钱任性的恒大自然也可以再造一个新能源汽车品牌,于是“不差钱”的恒大集团便开启了“买买买”的道路。

  与FF公司的矛盾公开化之后,恒大转身便开启了“Plan B”。2018年9月23日,恒大集团以近145亿的资本购进广汇集团41%的股权,布局汽车销售领域;2019年1月2日,恒大成立“恒大智慧充电科技有限公司”,囊括了 充电桩 设计、安装和运营环节的业务; 1月15日,以9.3亿美元收购了瑞典新能源汽车企业 NEVS 的 51%股权,从而获得了整车开发设计能力和造车资质;1月24日,以10.6亿元收购上海卡耐新能源58%股权,掌握了 动力锂电池 研发、成产和销售能力; 1月29日,收购瑞典超跑柯尼塞格母公司 20%股权;3月15日,收购世界轮毂电机行业三巨头之一的e-Tranction;5月30日,收购三巨头之二的英国轮毂电机公司Protean;7月23日,与德国 hofer 动力总成集团成立合资公司; 7月28日,与国家电网成立国网恒大智慧能源服务有限公司;9月2日,与德国 BENTELER、FEV 集团购买新能源汽车3.0底盘架构知识产权。

  从汽车销售、充电桩、动力电池、开发资质,再到电机、动力总成和底盘技术,恒大通过多次的并购合作完成了从汽车开发、设计、销售、售后运营的一整条产业链布局。在前不久的法兰克福车展,许老板还亲自前去观展考察,随后宴请了60多位顶级汽车工程技术、零配件龙头企业的董事长或CEO,其中包括了Magna、FEV、EDAG、Bosch、Continental、ZF、Webasto、Mahle等等。

  虽然“买买买”的路线没有停歇,但是仔细分析来看,恒大的造车路线日推出了国能NEVS 93纯电动量产车型,这款用20年前的萨博93车型换装设计得来的新能源车型,仅仅是将内燃机换成了电动机,无论是外型还是内饰,仍然还是20年前浓浓的“怀旧感”。而注册在天津的国能汽车在被恒大收购前,也只是在北汽收购萨博之后,捡漏捡到了萨博9-3车型及相关知识产权、磨具、试验设备等,除了把20年前的萨博9-3原样复原再加几块电池以外,它的确什么也不会了。

  纵观国内新能源造车企业,其创始人都具备深厚的传统汽车行业从业经历,无论是蔚来的李斌,还是威马的沈晖、小鹏的何小鹏,以及拜腾的戴雷博士、毕福康博士等等,无一例外都具备深厚的汽车行业经验和人脉积累,而他们招揽来的行业人才更是造车行业的精英,他们可以游刃有余地调动造车所需的大量资源。归根到底,造车最需要的并不只是资本和知识产权,更重要的还是丰厚的人才。

  在大环境不好的当下,无论是传统汽车企业,还是新能源汽车企业,都在大量的裁员,这也是恒大8000人招聘计划的良机。据有关媒体报道,目前已经确定的高管有从广汽退休后聘请来的黄向东和曾在福特任职的“千人计划”专家徐性怡等人。九个国家和三大机构的工作岗位,这8000人如何招聘?如何安排汽车工程研究和设计人员?随后的“恒驰”量产车计划何时才能真正启动?现在谈论这些,也许还为时尚早。

  等到恒大真正开始将人才归拢,开始进行协作研发,一步一步拿出正向研发的设计图纸、概念车、量产车,建设好生产工厂拿出产能,申报车型上市,理顺销售渠道,做好售后服务架构,也许至少要等到2-3年之后,不知道许老板等不等得住,也不知道一向心急连快消也干不好的恒大,是否能够忍受汽车制造业的巨额成本和漫长周期。

  在汽车寒冬到来之时,恒大选择了最难的一条路进行多元化布局,在这个百年制造行业中最精密和复杂的消费品面前,应该保有足够的敬畏和尊重。如果恒大仍然秉持地产界那样简单粗暴的“快打”式战略,也许在这个极其需要规模、技术和文化沉淀的行业,将再次遭遇产品的不适应和市场的冷漠。卖房卖得很好的恒大,在造车这件事情上下了极大的赌注,国能93的出现已经间接证明了恒大“大干快上”的豪气,但是却没有展示出应有的造车理念和市场逻辑,希望买过恒大房子的你,在将来愿意开上恒大的汽车。

  9月10日,贵阳市人民政府废止了《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并在公布之日起开始正式取消摇号购车。贵阳作为西南第一、全国第二的著名堵城,如今要放开汽车...[详细]本港台开奖直播本港台